位置:主页 > 证券 >

“证券教父”阚治东的疯狂“割韭”往事

编辑:大魔王 2019-01-20

【图片声明:图片来源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作者删除!】

  在南方证券关闭后一年,阚治东与南方证券的前两任总裁刘波和郭元先一同。“问责风暴”中指向阚治东事由为“涉嫌股价”。事实上,被2年的南方证券操盘手孙田志也一直为盛传是阚治东最为器重的手下。直到2007年4月30日该案件撤诉,阚治东得以步出泥潭。

  1月18日午后,东方汇富于其官网发布关于此事的最新公告,公告显示“公司在为其他企业提供过程中,被进该企业执行案件中,导致被列入‘失信被执行人名单’”,此外东方汇富还于公告中表示,此种情况乃企业间正常往来而引起的纠纷,每家企业都可能遇到。

  从传统的认知上,由于新股含权,首年利润势必要上涨。可华锐风电偏偏不走寻常。后者上市第一年净利润竟然下跌50%;2013年一季度,华锐风电净利润亏损2.48亿元,同比下降968.8%,营业收入6.83亿元,同比下降40.98%。此后尉文渊自曝华锐风电财务造假,引起轩然大波。尉文渊在一场内部会议上手写辞呈,净身出户。

  为何“证劵教父”会沦为“老赖”,有说法指出或是因阚治东的一位知青“战友”——在东方汇富担任股东的刘龙九拒不履行支付欠款而导致法院有此判决,以至于东方汇富被列为失信执行人。

  1月18日,“证券教父”阚治东旗下东方汇富对其被列为失信人一事发布公告称其是“被”。无独有偶,在中酱酒业项目当中,东方汇富也表示自己是被的。当年的“证券教父”如今已然是毁誉参半,被网友称作是“精致利己主义”的阚治东割起韭菜来相当利落。东方汇富成为“老赖”相对于阚治东早年间的传奇往事而言不过是一次小小的波澜。

  1月18日,“证券教父”阚治东旗下的东方汇富被宁波法院列为失信被执行人。在一张最高法院执行信息平台截图显示,东方汇富被列为失信被执行人行为具体情形是“有履行能力而拒不履行生效法律文书确定义务”。生效法律文书确定的义务为:支付欠款。

  2005年,阚治东投资成立东方现代投资,目标投向新能源领域,参与组建华锐风电,并使后者成功上市。2011年1月13日,阚治东联手老友尉文渊,敲响了华锐风电上市的钟声。

  东方汇富也在网站中将其过往“功绩”悉数列举,包括主承销第一只A股、第一只B股、发行第一张金融债券、第一张企业短期融资券、设立第一个证券交易柜台、参与发起设立上海证券交易所、率先开办境外证券业务、编制国内第一个股票指数和全国第一份股票年报等。

  阚治东曾在经济观察报上刊登过《一将功成万骨枯》、《创业的另类失败》等文章,作为PE与创业者们的。证券教父自己,7年前就已经沦为“冢中枯骨”。

  阚治东曾出过一本自传详细记述了其早年间的经历,“有人称我们是中国证券市场的悲情英雄,也有人称我们是最早进入中国证券领域的旗帜性人物,还有人说我们仅仅是一个时代的过客。旗帜性人物也好,过客也好,俱已成为往事,但至少,我们走过的弯,可以为现在证券市场的发展提供借鉴,而我们的成功之处,也可以为现在的年轻人提供一些参考。”在其自传发表之时,阚治东表示这是他写该书的另一个初衷。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禁期满后,阚治东又去了深创投,后转战南方证券。彼时,阚治东表示“其实进入南方证券完全是领导的安排。”,却未料是一脚踏入了另一个人生“低谷”。

  东方汇富的董事长正是颇为之名的“证券教父”阚治东,作为业界元老也有今日?

  除去东方汇富之外,阚治东还通过深创投,投资乐视网、多氟多、当升科技等“知名”上市公司,其中乐视网亦成为阚治东淡出视线之后又一个滑铁卢。

  按照东方汇富的说法,该公司前期投入中酱酒业,原因是看重其金融创新的酒业模式,而其实控人亦有上市打算,故斥资投入。而中酱酒业方面借东方汇富名气响亮,主动接洽普通投资者并投资者入股。

  对于东方汇富被列为“失信人”,知名大V股社区于微博上评论称,“有他的参与的项目都悠着点,割韭菜姿势超难看,跟没见过钱似的。”

  2018年12月28日,带帽后的ST锐电发布公告,出售华锐风电科技大连公司股权,获得投资收益950万。在保壳的上,ST锐电还在不断努力,但认购华锐风电的投资者早已经。目前ST锐电的后复权价格为1.18元,其价格为新股认购价格的80分之一。

  彼时华锐风电还是一个时兴的新能源概念股,因此刚逢上市即受到追捧,2500亿的认购冻结资金,90元/股的发行价均刷新新股认购最高价,也刷新了股民对新股申购的认知。虽然没有统计,但每个股中的潜台词是“我们相信阚治东的眼力与魄力”。

  

证券

  1990年以前,阚治东任职于工商银行上海信托投资公司证券业务部门。1990年,阚治东接手申银证券任副董事长、总裁,并于1996年主导了与万国证券的合并。也是在1996年,他因申银证券炒作陆家嘴股票事件而去职,阚治东也最终被予以“5年市场禁入”的处罚。

  作为东方汇富的董事长,在其官网介绍中对阚治东描述是“中国证券市场及中国创业投资行业的开拓者。”更为人所熟知的或是其“证券教父”的名号。

  2015年,东方汇富在尽调过程中发现中酱酒业在募资与资金链上存在问题,更涉嫌以传销方式进行产品销售。多方要求后,东方汇富率先实现完全退股。但慕名投资的普通投资者并未获得退股资金。

  阚治东曾经说,自己并不怕网上的人骂,而最怕他的LP骂他。在PE为何人服务的角度,阚治东的回答无懈可击,但总感觉缺了点基本的人情味。

  

证券

  早年阚治东参与到证券市场诸多历史时刻——诸如创投鼻祖,投行教父,交易所创始人。如今却带领着一家百亿私募成为失信人,实在是匪夷所思。更有知名大V指其“割韭菜的姿势超难看”。或许,失信不过是冰山一角,当年“证券教父”面对日新月异的资本市场,在“割韭菜”这件事上依然老当益壮,于官网所列出的经典案例早已接二连三“出事”。

  据其官网介绍,东方汇富自2005年成立,在全国多个省市培养了超过20支投资团队,先后设立数十支基金,总管理规模超过300亿人民币。

  2006年3月,阚治东因涉嫌哈飞股票价格罪被。当年,阚治东在所关押了21天之后,获准取保候审,与其在南方证券任职经历多有关联。据此前报道显示,阚治东曾希望通过融资来南方证券,并提出了增资扩股、发行金融债以及进入银行间拆借市场的三大融资计划,却未能落实。

  然而,这只股票同时创下了另一个记录——华锐风电在90元认购结束后,开市首日直接卖空打击,股价停留在吉利的88.8元,创下历史大顶。即便是在5178点大牛市,华锐风电股价最高只达到过67.34元(后复权),意味着参与二级市场新股认购的投资者,没有任何一个人赚到一分钱。的是,作为原始股股东与创始人,阚治东与尉文渊却在华锐风电上赚取了近百倍的收益。

  2016年,阚治东的东方汇富陷入了另外一场纠纷,一大批投资者在东方汇富办公地址拉,讨要其投资中酱酒业投资款项。